芝麻芝麻開開門
by zhimakaimen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カテゴリ
全体
Beauty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2016年 08月
2016年 04月
2014年 09月
2014年 02月
2014年 01月
2012年 12月
2012年 10月
2012年 06月
2012年 05月
2012年 04月
2012年 03月
2012年 02月
2012年 01月
2011年 09月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水裡的月亮
メモ帳
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ライフログ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パーツ
最新の記事
人生三把鑰匙
at 2016-08-30 00:41
雨花
at 2016-04-25 17:58
Fashion is eve..
at 2014-09-25 17:24
有片紙可以記心緒,足以
at 2014-02-17 18:57
讓世界充滿觀世音菩薩的慈悲之愛
at 2014-01-27 18:06
外部リンク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   2012年 05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數字出版的思考

目前種種跡象表明,高速發展的數字出版帶給傳統出版單位的,似乎是挑戰大於機遇。因為傳統出版的蛋糕小了,受損失的是出版社。而數位出版新市場中傳說的大蛋糕,話語權卻暫不關己。當然,如同歷史上的每一次產業革新,不論對於數字出版發展前景是樂觀還是謹慎,出版產業已經置身於一個思考轉型的階段。

事實上,出版社仍未出現大範圍的經營困難,多年的政策保護和市場回報讓出版單位仍有時間和實力去面臨這一場挑戰。大多數出版社決策者所希望的,是在傳統出版暫未完全失去前進的動力之時,能夠準確的把脈困境、開出良方,實現出版社數位出版的華麗轉身。
以下思考,只為抛磚引玉。

體制之困:帶著鐐銬跳舞豈為易事。
出版社從誕生起,更長的時間是“單位”,而非“企業”。文化體制改革雖然已有些時日,但並未真正實現市場角色的革新。有些是改制不徹底, 有些“單位”甚至仍未轉企。種種跡象表明,體制困境是數字出版轉型中最為普遍的難題之一。體制困境所帶來的直接影響,便是現代企業制度的諸多管理利器無法引入。比如投資人和管理者的角色定位。無論上市否,改制否,國企的角色是不變的。董事長或者社長代表國家作為出資人,又同時兼為實際經營管理者,是大範圍存在的事實。雖然,我們習慣於用“國情”來解釋一些必須面對的悖論,但是,不容回避的事實是,在數字出版的新興市場上,如果不能充分發揮現代企業制度的諸多優勢,就會類似於赤膊上戰場。在全副武裝的競爭者面前,傳統出版社的劣勢也只能用“體制如此”來解釋了。

所以,如果說傳統出版在政策保護下,雖然帶著體制鐐銬,但與民營經濟的競爭仍有壁壘優勢的話,在數位出版浪潮中的新媒介新技術新市場,體制問題能有多快多好解決,數字出版轉型就多幾分成功的可能。幾點建議:其一,建立現代企業制度。至少在數字出版業務板塊,政企分離、事企分離,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其二,傳統出版發展訴求不變,數位出版業務開展採用“特區”模式,專業發展,制度創新,獨立考核。

人才之困:人有我甚的難題。
套用著名電影臺詞:21世紀最缺的是人才。在數位出版領域,人才尤其是高級人才,包括管理者和產品策劃人才的匱乏已是業內共識,不必贅述。我想強調的,是相對於行業內普遍性的“人才荒”,傳統出版中數位出版人才匱乏情況更為突出。

從需求角度看,數位出版是一種全新的內容生產模式,它不同于傳統出版的編審校印發流程,它的每個環節都需要技術背景。從自有角度看,出版社大都是“文化人”,文人從商已經勉為其難,現在要進行“數位化運營”,知識跨度太大。尤其是出版社長期以來,專注於紙質書的內容出版,在數位出版領域少有注重編輯人才和編輯業務的現代化和資訊化,更別說是智慧化。再加上,在“雷射排版迎來了光與電”的很長一段時間裏,香港出版社都習慣於把技術活兒外包。所以,僅僅是數位出版所要求的基本的“技術意識”和“技術能力”,都是很貧瘠的。而且,數位出版的盈利現狀,以及出版業的普遍待遇狀況,又使得出版社難以養活一支技術團隊,甚至難以招聘、留下必需的技術骨幹。

所以,數位出版轉型的人才困境,是個人有我甚的難題:自身人才儲備不足,人才引進又水土不服。建議幾點:其一,以賽代練,從小專案的實施上啟用新人,培養出版骨幹的技術創新能力,青年才俊的成熟管理能力,產品研發與市場推廣的協同力。其二,以培養為主,引進為輔。由於出版專業性,再加上薪資、企業文化等方面的因素,盲目引進IT類人才,往往難以見效。不如改良人才成長土壤,建立人才發展機制,給人才成長以一到兩年的培養時間。

文化之困:本性難移的蛻變與痛苦。
原有體制下的出版人難免一身“文氣”,制度法規的革新還不是最難的,人的觀念能否轉變過來,往往是改革成敗的關鍵。事業單位的員工一般都有些優越感,尤其是從事文化產業的人,普遍以“文化人”自居,且出版講究文化沉澱與文化傳承。而現在的互聯網企業、IT企業搞“數位出版”,工作內容是“灌水”式的,工作理念是“海量”,因此,也就有了傳統出版轉型的“文化之困”。

作為一個傳統出版人或文化人,可以憑藉個人喜好,或者僅僅考慮社會價值選擇出哪類書,只要不賠錢就行。但轉製成企業後,就要完全按照企業的運營規律來發展,要對股東負責,每個專案都必須算成本和利潤。有些人也許會覺得格調降低了,得天天為錢算計了。所以,出版社對數字出版轉型的意識覺醒和出版從業者對轉型的觀念認同是出版企業探索轉型、實踐轉型、實現轉型的原始動力。解放思想、轉變觀念是出版社發展數位出版的關鍵。出版社數位化轉型的過程是堅持、堅守出版人的某些特質,同時化入商業血液的過程。

應當說,商氣和文氣,是出版社的一體兩翼。一味地“文質彬彬”,缺少商業氣息和頭腦,缺少現代企業的“狼性”,這在硝煙四起的數位出版市場是毫無競爭力的。無論你是誰,生意做得多大,不管是野蠻生長還是精緻管理,商氣和文氣的交融才能使企業長久立於不敗之地,這是不爭的事實。同樣,只有將文氣和商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互動、融合,兩種氣質並重,才能使出版社接地氣,有人氣,贏得市場。

產品之困:解構與重塑的選擇難題。
某網路流行故事:今天進入一個陌生的社區時被保安攔住,被問了三個哲學上的終極問題“你是誰?”“你從哪里來?”“你要到哪里去?”反求諸己,我想出版人對這幾個問題曾經是很確定的:我是出版人,我的產品是書報刊等,作者、編者、譯者等是我的內容源,書店、郵局、報刊亭等是我的管道。
從某種意義上說,數字出版轉型似乎也變成了一個哲學難題。傳統的出版產業鏈被數位技術從整體上進行瞭解構,產品不再限於書報刊,它也可能是一張手機報,一個資料庫,或者是一個套裝程式、APP軟體,或者是一個基於E-ink、TFT、Mirasol技術的終端。不難看出,內容源、管道、合作者都完全換成了新面孔和新名詞。

傳統在創新中被解構,趨勢在創新中卻暫未確定,數位出版轉型面臨了選擇問題。雖說更多的產品和管道選擇,本是難得的“添翼”的機會。但困惑便恰恰隱藏在這些選擇的不確定風險中。每一個盛極一時的創新、產品、品牌都可視為趨勢,也會被擔心為“過渡產品”。每一次錯過了市場機會,都會在日後找到一件證明是“繞過了一次市場風險”。
幾點建議:其一,數位出版轉型需要產品支撐。沒有市場行為和產品的轉型只是空談。但產品研發上可採用“草船借箭”模式,即推出的產品是不完美的,但迅速更新,快速迭代,在動態發展中尋求市場機會。其二,數位出版轉型需要風險投資意識。在數位出版時代,出版業儼然要融入商業時代的大背景。眾所周知,在兼具市場想像力和不可控風險雙重特性的新興的市場上,一定是風險投資的樂園。
[PR]
by zhimakaimen | 2012-05-10 17:23

有花開,就有花落,有成功,就有失敗


  春天,我在小院裏喝茶時,無意中發現,牆角的吊蘭花開了。
  
  我好奇的走過去看,潔白的吊蘭花兒如一只只小小的銀鈴掛在綠枝上,風兒輕輕拂過,溫柔的搖著銀鈴般的吊蘭花,散出一股出版社幽香。是那麼優雅,迷人。此時,我完全迷醉了,小小的白色的吊蘭花在陽光的照耀下,發出美麗的純白色的光,是那麼純潔,仿佛連花香也是純白的。我真的迷醉在這純白的世界裏了,迷醉于蘭花的純潔。
  
  過了沒幾天,一場突如其來的雨把花兒打落了,我望著那花盆底下的幾朵落花,我心酸極了,仿佛看見它們在哭泣。這是訂花服務曾經多麼美麗的花兒啊!它們究竟做錯了什麼,雨啊!請你告訴我!
  
  朋友告訴我,有花開,就有花落,如果白吊蘭沒開過,沒有如此美麗的一生,也就不會落下。不過,明年,它們還會再開的!
  
  是啊!花不就和人一樣嗎?有花開,就有花落,有成功,就有失敗。但最重要的在於堅持,花落了,明年再開,失敗了,下次再來。要對自己懷有信心,不要對一時的挫折低頭!振作起來!
  
  那白色吊蘭的純潔之光永遠映在我的心上,永遠不會再消失。
[PR]
by zhimakaimen | 2012-05-03 17:52